二钱铜币

赫尔墨斯之鸟是我的名字,请吃掉我的翅膀来驯服我的心。

〖短完〗火彩闪烁之时

文/Rein

美丽的女人名字叫夕美,夕美是魔女,也是村子里唯一的医生。夕美去世了,悄无声息。姬怜美看着病床上的母亲,炉火劈啪作响。

*

人们虽恐惧魔女,却无法离开夕美。姬怜美早知道母亲在人们心中无可取的位置。母亲知道治愈任何伤痛的咒语和能力,只要伤痛存在一天,母亲的地位便坚不可摧。仅是母亲而已。

姬怜美还知道,自己的地位远没有母亲那般高高在上。她是夕美的孩子,却是无法治愈他人的魔女,也是能力尚未觉醒的魔女。除了外貌之外,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差别。

尽管村子里没有人当姬怜美的面谈论关于她的身世背景,年幼的姬怜美也能从人们眼神中读出含义。他们紧盯她异于常人的,尖尖的耳朵,看她摇曳阳光的发上透出的...

〖2013.11.22〗我愿为你造只船

文/Rein
每天都像老鼠一样爬啊爬啊,在这黑暗的迷宫般的下水道里穿行。
我想造只船,离开这里,船上载着我和你,其余什么也不用。
*
我自从被告知自己快要死了以后,躲在这里过了几天了?
这个问题时常充斥我的大脑,为了思考它,我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也许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也许是半个月。
我裹着肮脏的毯子在下水道里挪动,手指头与墙壁上滑腻的淤泥和青苔紧紧触碰,脏水的流动声回荡在这个臭气熏天的地下宫殿里,老鼠耀武扬威地在管道下穿行。作为这里的国王,它们对我的存在熟视无睹。
浊臭的空气充斥着我的内脏,我知道我要死了,我仿佛看到自己的内脏颜色被熏得发黑。
在幽暗的光线中,滑腻的墙壁像灰黑色沾满唾液的舌苔,望不到尽头的道路是...

〖旧物〗2015.02.11

文/Rein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
是在我和她分开三年后,我得知她要离开她目前所居住的城市,到遥远的地方去。
我没有去找她,等我再得知她的消息,她已在我所不知道的那个城市定居了。这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我们没有联系,但事实上我们是恋人。

夜晚路灯打在大楼上的灯光陈旧得像是沙土,高大的两幢楼房间小小的缝隙里山峦一片漆黑,天空却还是黑白色,不知是谁在对面的大楼里,我一点钟方向的大楼突兀地亮着一方白色的凄惨灯光。

我想我需要去找她,在不管什么从我这里夺走她之前——可她并不属于我,虽然我们是恋人。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三年没有联系。三年前我告诉她我去追寻梦想,至今,我没有找到我的什么梦想,反而失去不少东...

〖旧物〗只有春知道

14年的

文/Rein

*

只有春知道,初见你是在五月,春末花都开过了,清晨你抱着一大捧带着露水的玫瑰敲响了我家的门。
当我来开门时你二话不说把花塞进我怀里,如果不是后来知道你在花店打工,我想我会自我感觉良好地一直认为你是来认识我的。
*
只有春知道,三年后的四月,樱花的花瓣一如往年那样漫天飞舞,这时候我已经和你成为亲密的朋友了,成为了同班同学。
你金色柔顺的头发垂到了肩膀,看上去是个温柔娴静女孩子了,我知道你的性格一直都是活泼的,只是对外人会显得拘谨羞涩,你给他们留下了文静的印象,还为此苦恼了好一阵子,这样的你太过于可爱了。
*
只有春知道,七年之后三月我与你在教堂举行了婚礼,穿着洁白婚纱捧着鲜花的你真像个天...

〖旧物〗2018.10.29

我发现我高中时候会记录一些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脑洞,虽然不知道在写什么不过我觉得比起现在来当时写的还挺有趣的,年轻真好[并不]翻了大概一个月的,如果翻到多的会发出来……吧。那时候我一天总是发很多东西,多半在抱怨我的睡眠和噩梦,真怀念。


在皑皑白雪里丈夫背着失去双腿的妻子,向路途中遇到的狐狸求救。

把这皮毛拿去,若能为你们抵御风寒把这身躯拿去,若能为你们驱赶饥饿,

把我的骨把我的血液也全部拿去,倘若那是温暖的,雪也该融化了。


-


 见那女子哭得凄切,那男子也跟着落起泪来,两人挨着痛哭了一会儿,女子渐渐止住了泪,反而安慰起他来。 

问及他原因,「这样的你怎让...

〖旧物〗高塔上的红衣舞姬

黑历史级别的短篇,大概是一三年写的

文/Rein

那独自一人,住在孤塔的红衣舞姬唷,你为什么不停下舞步稍作休息?
那模样美丽,姿态优雅的红衣舞姬唷,你为什么不放松自己卸下面具?
那孤独可怜,无人了解的红衣舞姬唷,歌唱的夜莺为你作曲,盛放的蔷薇为你铺地。

午夜开放的歌剧院传来邀请:
今夜的演出,请务必盛装出席。

00

“来说个故事吧。那是千千万万故事中的一员,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故事。”慈祥的祖父对我说到。他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今早刚送来的报纸。
“这个故事说的是什么呢?”我放下手中的茶壶,好奇地问他。
“一个名为怜美的红衣舞姬的故事。嘘——安静听我说吧。”

01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四十几岁,...

〖旧物〗给姬怜美小姐的信

文/Rein

姬怜美小姐,

我脑子里空空如也,写下这行字之前我的脑子里分明里是塞得满满当当的。但现在全忘了,把编排好的句子忘得干干净净,连标点符号都用得乱七八糟。

如果我不做点儿什么,我就是在浪费时间,这想法让我感到焦虑,所以我给你写信。这样的理由是否会让你感到好笑?我实在没什么幽默细胞。

事实上从我到这里以后我就无时无刻盼望着能写信给你,所有要告诉你的一切我都在脑子里编排好了——但就像我开头说得那样,现在我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拿起笔的一瞬间,我就什么都忘了。

你发现信封里那张什么都没写的明信片了吧,我想先来谈谈它比较容易。

如你所见,上边印着法式建筑,可这儿并不是巴黎、里昂或是其他法国的什么...

〖短完〗机械心

大约一六年写下的,是时候发上来了。


文/Rein


我是两个博士最早创造的机器人。

很久之前就出生在这世界上的我,工作是到广场上售卖纸做的红玫瑰。

因为我不像其他机器人性能那样好,我能帮上的事情很少。

他们并没有毁掉我。他们对我就像是“父亲”那样。

我不知道真正的“父亲”是什么,我从词典里理解它。

他们说我只是不懂得“情感”。

我说我想要懂,但他们只是对我微笑。


我以前的工作和现在的工作相同。这么做是为了让大家看到科学的力量,最初博士这样说。

而现在,只是我不妨碍他们工作而进行的活动。

纸玫瑰廉价,让人们愿意购买,也算增加收入的一种好买卖。真正的玫瑰...

〖短完〗魔女小姐和她的猫

文/Rein

我还不过十九岁就要死去了,倒在庭院里,泥土与草叶冰冷又潮湿。人们曾在这地方来来去去,温暖而香气四溢,母亲在此举办茶会,邀请姬怜美小姐一起。

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五岁,同大家一起对她溢满魔力闪闪发光的指尖感到惊奇无比,一起赞叹,赞叹她的容貌,赞叹她的魔力。

有谁不爱姬怜美小姐,不爱她明艳动人、闪烁光辉?我见她一面后立即发誓将爱情献给魔女,从不觉为时过早。只有她收下那被我捏得憔悴不堪的雏菊,听明我的来意时,告诉我:“这太早了,不是吗?”

那时我尚未知道也许献出爱情后姬怜美小姐能答应我某个请求,在她看来我是个过早向她许愿的幼小的蠢人,但她替我留下一个许愿的机会。在我许下愿望之前,她拒绝...

〖短完〗海上

文/Rein

用勒维的钱买张船票,我认为自己终于算是迈出了旅行的第一步,虽然这时候我已经出门很久了。那是一艘货船,船长在送货之余顺路捎几个行人,有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妻、穿着统一的,看起来像是某种教派的小团体、看不出职业的中年男人,还有勒维那个酒保朋友,以及我。
我想要安稳地度过在船上的这段时间,从船离开港口的时候就待在起居甲板上。然而那个看不出职业的中年男人来敲我的房门,我开门之后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棕色的眼睛紧紧盯住我,仿佛要从我眼里找到什么他在意的东西。最终他说一句打扰了,转身离开,我当即决定不会再给他开门。
房间里除了狭窄的床其他什么也没有,我躺在床上,听见各式各样能在船上听见的声响,漫长...

©二钱铜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