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钱铜币

赫尔墨斯之鸟是我的名字,请吃掉我的翅膀来驯服我的心。

我捏得不亦乐乎,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捏兰德捏了个爽。
千言万语都只能化为一句鸡叫:
我!可!以!

〖短完〗倒带

埃文捂着疼痛不止的胸口倒在地上,真切地发现自己上了年纪。被锁链吊着双手的兰德拉托尔的眼神让埃文那么不甘心。好像挨打的是埃文一样。

打那小子的时候犯了病,天大的笑话。望着窗外的绵绵阴雨,埃文大概能想到兰德拉托尔会说些什么嘲讽的话语。

吊在地下室的兰德拉托尔被芬放出来了,埃文猜芬绝对会这么做。要是早知有今日,他坚决不会让芬掌管宅子里所有的钥匙。

但谁知道呢?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埃文心想事成的光景。

此时在这雨天,在这孤寂的房中,却只有画像上被烛火映得面庞柔美的罗茜还陪伴于埃文身旁。看着画像上的未婚妻,埃文觉得死去倒也愉快,反正自从得知罗茜的死讯以后,他也常常盼望着能早日到罗茜那儿去。

可...

〖短完〗相顾无言

埃文·泽姆斯塔·派蒙永远记得与兰德拉托尔相遇的那一天。

与快要开场的烛光昏暗的拍卖会会场相比,天空十分虚幻。在那样虚幻的天幕下,笼子里被枷锁桎梏的男孩闭合双眼,站立着仰头感叹天空晴朗的模样也变得虚幻无比。埃文看着兰德拉托尔,怀念起他那长眠在水里的未婚妻。

并不富裕的她总是待村子里那些贫苦的孩子很好,如果她还活着,见到处境如此凄惨的孩子,一定会央求埃文,叫埃文把这孩子带回家去。

她温柔的声音好像真的回响起来,催促她那面容备受悲伤摧残的未婚夫:“埃文,你不会袖手旁观的,对吧?”

当然了,罗茜。他说。他从不拒绝她的任何请求。所以他走近笼子,闭着眼的男孩听见埃文的脚...

〖短完〗征兆

躺在沙发上摆弄燧发枪的乔尔和在坐在地板上专心擦着盾牌的利亚姆听见芬开门的声音,习惯性地往门口望去。芬头一次带了客人回来,乔尔和利亚姆大跌眼镜。

因为那个客人,从哪看都是派蒙家的倒霉少爷。

芬竟然带那个倒霉少爷回来!乔尔翻身下了沙发,摸起桌上削水果的小刀往站在芬前边的兰德拉托尔掷去。结果就像乔尔想的那样,小刀被兰德拉托尔瞬间召唤的护盾挡住。但乔尔没想到一瞬间小刀又被掷回来,他倒在地上,仰头看着深深插进墙壁里的小刀,吹一声口哨。

“你不会是老眼昏花了吧,你知道那家伙是谁吗!”待芬走进来,乔尔立刻凑到芬身边喊起来。利亚姆也一脸疑惑地等着芬给出答复,足以说明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兰德拉托尔究竟是个多不...

〖短完〗埃文的晚宴

http://i1.bvimg.com/674411/3b3dac9ec25869f5.jpg

我自认为我写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恶心巅峰,不要轻易点开。

〖短完〗遗言

科特妮在等待。她在等门外那个优柔寡断磨磨蹭蹭犹豫不决的臭小子敲门。

他再不敲门,她就冲出去往他那张好看得该死的脸上泼药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门外的家伙仿佛一尊雕塑,永远不会把手叩在门上。

他真的不敲!

难道他觉得没脸见她所以要走了?!

砰地一下,科特妮踹开了自己的门,对那个害她白白坐在屋子里准备了好多动人又不会显得太深情的腹稿的小子大吼一句:“兰德拉托尔!”

结果她印象里那个不可一世的臭屁小鬼像个白痴一样慢慢回过头来,下一秒就要梨花带雨哭起来一样。

“你一大清早在我门口扮什么忧郁美少年蜡像呢?”科特妮问他。

“我从,附近一个村子里回来。”兰德拉托尔一反常态地好好回答她。

“...

〖短完〗笼中之夜

笼子里的同伴回来了,被扔回笼子里的他,像被拎着尾巴的死老鼠。他哭得太久,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倒在地上的身体不停地抽动,带着腥味的体液把他全身弄得一团糟。

对于高礼帽们来说,这一切太过于方便。兰德拉托尔坐在笼子边上,又一次想到他已经想到无数次的事情。控制小孩真方便,不用药品,不用唬人的虚情假意,不用付报酬,只需要粗糙的黑面包和水,金币就源源不断地流向他们的口袋。被赶进浴池的时候,兰德拉托尔又想到他们需要的别的支出——一幢精致的房子,热水,香料,叮当作响又璀璨的饰物,还有一些根本起不到遮蔽效果的轻飘飘的衣服。

“艾梅,到我这儿来。”不知道见过多少次的女人坐在垂下幔帐的床上,呼唤站在房间门口的...

〖短完〗鸟与硬面包

柯莲迷路了。她先是听见清脆的水声从石洞中传来,走进石洞里后,又被石壁上那些发光的花朵所吸引着,在洞里找到成簇的魔晶。魔晶照亮了洞内,莹莹幽光如梦似幻。

为此发出赞叹的柯莲吵醒了洞窟的主人。

被堵住洞口的冰蚕追赶,柯莲奔跑着,她不记得转过几次弯,选了哪条岔路,被追赶的过程里她甚至没心思担心自己是不是已经彻底在洞里迷了路。

洞口明明没有被蚕丝封住,谁会想到里边竟然住着冰蚕?

事实上,只是洞口覆着的蚕丝被人拿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坐在洞窟里的水潭边上,手里拿着他半路上捡来的红皮书。如果是法典的话,总该写着些什么。借着魔晶的幽光翻开法典的兰德拉托尔翻过最后一页,这一页上还是一个字也没有。...

〖短完〗卡拉之死

卡拉·席拉亚·派蒙今年快要四十岁了,他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身上的衬衫平整而干净,为了让家族发展壮大,时刻奔走在最前方。

母亲不在的日子,家里来了客人。

在二楼的房间里往楼下看,八岁的赛琳见到了一位从未见过的女人。

她戴着红色的嵌有黑色花朵的帽子,头纱从帽檐垂下,半掩她的面容,紧贴身体的衣料光滑的长裙勾勒出纤细的线条。父亲热情地出门迎接她,家里的佣人们都窃窃私语。

是一个从来没有出现在社交舞会上的年纪轻轻的女孩。

也许她从乡下来,正要通过老爷进入王城欢场。

那女孩眉眼不似乡下人那般纯朴,反而同飞花那般轻飘,红艳的唇下还有那代表纵情声色的痣,她一定是早已驾轻就熟的妓女。

她身...

©二钱铜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