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钱铜币

有鸟东西来,哀鸣过我前。

〖短完〗关于勒维给兰德的那首短歌

《兰德拉托尔》

清冷之空在谁眼中荡漾?
夜中太阳还停留在谁的发上?
少年身披月光去往远方,
行人为他驻足路旁,
他名埋进我心土壤,
爱情绽放馥郁芬芳。

Loewi

致勒维

大家听见你的歌,都觉得很快活,除了我。

兰德拉托尔

〖塞维亚之歌〗第二次小组对战

欢迎来到布里斯城,我是兰德拉托尔·派蒙。
如大家所见,今天进行的依旧是塞维亚公会的小组对战。

刚刚我作为参赛选手出场了。遗憾不能给大家进行现场解说,但是有幸现在来谈谈我的赛后回顾和感想。

这次比赛的场地在碧波荡漾的湖上,湖水上唯一的落脚之处是相距仅有数十米的两座有着异地风格的亭台。能活动的范围异常狭窄,且湖面一览无余,可以说是一个见面即开战,完全没有周旋余地的舞台。

本次对战的阵容是:
过火队的席勒·维多利亚和我。
随缘队的布鲁·诺瓦克和斯帝亚。

之前给大家介绍过席勒,他是个专注治疗和减伤的魔法师,持续治疗量和瞬间治疗量是其他人都不可比拟的,很...

〖短完〗维罗妮卡之歌

拿六弦琴的人想要我手里冷透了的浆果派,我看得出来。他特意要引起我的注意,边弹琴边和着琴声唱。
唱也许是古老传奇,也许是他自己编的英雄故事。当我走过他身边时,他停下来,大声地说:“晚上好!”
见我不想停下,他又弹起琴,改唱些凄惨的歌。
我分了半个派给他,同他一起坐在石头上吃派。
并不是他唱得有多动人,而是因为我想让他住口。
“美妙的夜晚!”他举着派高兴地嚷嚷,“皎洁的月光,多么温柔,安详。”
他的诗也真是烂透了。

“谢谢你,好心的少爷,让我作首诗报答你吧。”半个派下肚之后,他抹抹嘴,张口就要继续作诗。
“别。”我立刻制止他,站起身,“我要走了。”

“那么你要去哪,让我送你一程。”他也跟着我站起来,热情得像...

〖短完〗兰德拉托尔女士的授课

埃文托斯帝亚送来一套裙装,动作快得兰德拉托尔忍不住感叹贵族们的情报网。他才得知沙伊伦会长要大家去贵族学校授课的消息不久,甚至还没开始为此做打算。

贵族之中兰德拉托尔的名气响亮。倒不是他在社交之中手段过人,也许和他的魔法与脸蛋有点儿关系,但更多还是贫民窟男欢出身的身份让他被贵族们议论。
尚且能够参加舞会的贵族几乎都知道兰德拉托尔是何人,所以在非必要的场合,兰德拉托尔并不想与贵族们打交道。

为了避免被贵族子弟群嘲而扮成女人去,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兰德拉托尔也不介意给胆敢嘲讽他的小鬼们上刻骨铭心的一课。安稳些熬过去就够了,没有必要再弄出一场乱子,尽管兰德拉托尔还对此乐此不疲。

从斯帝亚手里接过装...

〖短完〗选择

雨后潮湿的土地令马车寸步难行。
我前方有个大叔就陷入车轮卡在坡上寸步难行的境地。非常不巧的是,当前的路人只有我而已。

为了避免麻烦,现在立刻调转方向去找别的路。我如此想到,刚准备转身,就被他远远地叫住了。

“小姐,能帮个忙吗?”他用浑厚的声音叫我。我不打算纠正他,毕竟我已经习惯被当成女人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问他。
“你要报酬吗?”他冲到我面前,出示他兜里的藏品,“你看,我可以给你两个苹果,一块干酪,如果你愿意多走一段路,我妻子会很乐意再送你一个香喷喷的浆果派。”

“好吧,成交了。”浆果派听起来很符合我的心意。

这是我旅途中的第二课,虽然需要小心隐藏,但用魔法换点儿东西也未尝不可。...

〖短完〗聊胜于无

文/Rein

待在巴维尔家那一个月绝对谈不上愉快,几乎可以说这段经历令我的心境雪上加霜。我原本是为逃避追求权力的恶意才离开了埃文家。结果又因为追求权利的恶意卷进一场乱子里。

沙土吸收了阳光的热量,坚硬而灼人。躺得久了之后,便感受不到起初倒下时皮肤摩擦过沙土的刺痛。
我又倒在地上,于眼前突如其来的黑暗之后。这是我生命时时受到威胁而无法入眠所致,随时随地失去平衡,短暂或长久地中断意识。
不过这次我没有晕过去——只是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再一次为药剂师科特妮所救。

她见到我,直呼你这小子怎么又倒在路上?
当时我头痛欲裂,根本无法思考她在说什么。
等我感觉好了一点,问起关于她的身份来,她说她一个月前前往巴...

〖短完〗巴维尔的红酒杯

文/Rein

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天花板上画着奇怪的花纹。床边的柜子上有个陌生的铜制花瓶,花瓶上方挂着没有见过的油画。有点褪色和脱落的碎花墙纸贴满四面墙壁,光从不曾见过的棕色窗帘外透进来,照亮充斥着飘飞的灰尘的这房间。

毫无疑问我正躺在陌生人家的床上。

坐起来以后,不合身的丝制睡袍从我肩上滑到手肘。
穿褪色衣装的年迈老头出现在房间里,见到我醒过来,他便喊来其他人。
我不得不警惕他。也许是他把晕倒在路上的我带到这里来,但我没有一点儿感激之心。那时我十二岁,正从我的养父埃文伯爵家逃出来不久,逃离随时会让我死去的贵族阴谋,精疲力竭,惶恐不安。

他们给我喝红茶,用精致的盘子和杯子,连汤匙上都饰有繁...

〖塞维亚之歌〗第一次小组对战

欢迎来到布里斯城,我是兰德拉托尔·派蒙。
今天将在这里为大家解说塞维亚公会小组对战。

赛前我们来看本次的对战场地——空中花园。
浮在空中的方形场地,草地和石块是主要的组成部分。在植物众多的外围,四面八方都有狭窄的石板路可通。每条路彼此连接,通往中心的人造喷泉。空中花园是个无法一览无余的场地,但要藏身其中也未必容易。

本次比赛的阵容分别是:
过火队的布拉多•莱恩和席勒•维多利亚。
启明星队的奥路菲•沙法尔和芝倪雅。

启明星这边的奥路菲,想必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他出身于著名的魔法世家“白银一族”,几乎对所有的元素都能掌握和学习,他懂得的魔法数量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在对战中毫无疑问是个...

〖杂记〗庸人自扰[下]

2015.4.7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人过早地多思,反正让人过早多思的肯定不是好事。

最近两天天气都很闷热,天也灰白一片,傍晚看不见蓝色。这种天气搅得人心烦,连思考都要因这烦闷停止。

我今天该和你说些什么才好呢。

以前的我怕黑,怕存在于臆想里的鬼,怕一切昆虫,现在的我除了不怕黑以外其他依旧害怕,然后畏高,畏车。

不不我要和你说的并不是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你畏惧死亡吗?我现在不懂到底该怎么看待这东西,不是畏惧也不能坦然,总之没办法好好正视它。

高二之后我接二连三地听闻身边的人死亡,甚至还有尚未熟识的同在一个家里的朋友也是。“死亡”对于我们到底是怎么样的,生命又应...

〖杂记〗庸人自扰[上]

是2015-2016年一段时间里我在学校里写下的一点东西,为了舒缓我在焦虑之中感受到的痛苦。
如今看来已经没有意义了,索性发过来做个纪念。

天知道我用了哪个敏感词,另外一部分猴年马月能发出来。
*

2015.3.31

这句给我现实的朋友:如果你还尊重我,就不要和我谈我写的这东西。

我尝试记点东西,我无所事事的生活,我看见或者我今天在想一点儿什么。

学校旁边那药厂的烟囱,这个开头似乎不错。我上课时集中不了注意力的时候就看它,偶尔发呆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会看它,看它顶上同流动的云一样涌出来的白烟,冬天烟被吹散在空气里,你根本瞧不见它,不过冬天雾很大,说不定是因为雾的关系。

待在教室...

©二钱铜币 | Powered by LOFTER